<th id="jo3q3"></th>

    <strike id="jo3q3"></strike>

  • <big id="jo3q3"><em id="jo3q3"><kbd id="jo3q3"></kbd></em></big>
    <strike id="jo3q3"></strike>

  • <strike id="jo3q3"><video id="jo3q3"></video></strike>
      <big id="jo3q3"><em id="jo3q3"><kbd id="jo3q3"></kbd></em></big>
      <code id="jo3q3"></code>

      施振星:私募基金的未來取決于創造價值的能力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

      新浪私募

       

            新浪財經訊 9月1日消息,由東方證券和新浪財經聯合主辦的“東方證券杯”私募夢想創業營期貨專場沙龍今天在杭州舉辦。上海元葵資產管理中心董事長施振星在沙龍上表示,投資者不僅要最后的結果,還要過程,這個過程就是風險收益比的一種表達。

       

       

      五個問題:探尋私募行業的未來

       

            施振星用五個問題向與會者分享了他對于私募基金成長的思考:誰掉隊了?天花板在哪里?能做多大?能活多久?私募的未來是什么?在他看來,這些問題不會有唯一的答案,但每個從業者必須給出自己的答案,因為這些答案就是每一家公司的定位與生命力,代表著私募對于行業和市場的洞察力。

       

            他表示,站在今天的時間點來看,“誰掉隊了”是以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在私募基金發展的4年里,最多的時候有近3萬家,而現在30%左右的公司已經離開了這支隊伍。在他看來,私募公司平均5年的行業壽命太短了,所以不能回避“誰會在路中掉隊?為什么你不會掉隊?想不掉隊應該做哪些事?

       

            “行業的天花板在哪?”施振星表示,從中國資產管理每年的增長率來看,資管規模很長時間不會超過全球現有規模,中國容不下3萬家私募,甚至1萬5千家都有困。

       

            “私募能夠做到像公募一樣大嗎?”在他看來,不管私募是平均長大還是“二八定律”般的頭部化,私募機構都需要思考自己應該做到什么樣的位置,想要躋身前20%,應該做哪些事情。

       

            “我們真正做事業的時候,大家會發現考驗人的就是時間,想要‘玫瑰’開得好開得鮮艷,必須要有時間的洗禮,所以活得久是一個更高級的考驗。”他表示,在發展的過程中,市場的類型會發生變化,投資者結構會發生變化,自身策略效率會發生變化,所有的東西都在變化中,沒有人能預料自己是長壽的人。私募的未來的形態也會發生變化,一家公司作為一個業務是否能夠持久存在,也是不得不去考慮的問題。

       

       

      三個轉變:應對私募初期的挑戰

       

            施振星表示,做私募的人大多是做投資的人,投資者有自身的核心優勢,能夠創造利潤、發現機會。因為很多人看重自己擁有了這個能力就進入了這個行業,于是他會遇到幾個問題,想要解決這些問題需要進行三個轉變。

       

            第一,從投資經理轉變為創業者。這就要求私募創業者們克服投資至上的觀念。在創建私募時不僅要投資做得好,還要扮演創業者的角色,學會經營,把公司做成企業。這個過程中,需要有合伙人和同事幫你來分擔其他事務,要給同事以信任。“這對以投資為生、為核心能力的操盤手、投資經理來說,是一項從未有過的新任務。”

       

            第二,從操盤手轉變為管理者。從一個操盤手變成一家私募機構的負責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擁有了團隊,關注資產也會多樣化。會有研究部門來支持決策,有交易部門獨立執行,讓原先一個人的工作變成了一個團隊完成的工作,這對于私募創業者來說就需要學會協調團隊工作,合理調動資源,克服個人英雄主義傾向。

       

            第三,從全能轉變為風格定位,實現差異化。他認為,在市場上一定要發揮出自身獨特的優勢,做出差異化的定位和服務,公司的專長要適度類別化和標簽化,容易被識別。

       

       

      七個維度:實現私募成長的關鍵

       

            他表示,在私募進入規?;陌l展階段后,就需要在公司的戰略目標指導下,從策略、交易、研究、風控、產品、市場和運營開展經營,構建私募的成長。

       

            從市場角度講,想要讓自己的公司達到10億以上的規模,就需要開拓市場,用投資的理念和體系說服機構投資者。從策略角度講,全球很少有公司能依賴單一的策略做大,所以需要擴展策略外延,策略也要隨著規模和時間不斷發生變化。

       

            他表示,一家私募從小私募變成大私募,從普通私募變成卓越私募,一定要在這些維度當中尋找到自己的優勢和突破。未來已經不再是一個CTA階段,而是資產管理時代。資產管理所需要的理念和技術會超越CTA的想法,“需要我們在建投資組合時就考慮這些問題,同時自身的知識結構、觀念也需要在這里得到進化。”

       

       

      四個要點:私募核心價值的標準

       

            施振星將私募的核心價值歸納成了四個要點:累計收益總額、持續盈利時間、風險收益比例和合意資產規模。他表示,持續盈利意味著需要一個優秀的盈利分布形式,每年要維持在一定品質的狀態。

       

            他認為,風險波動的范圍要有合理性,風險收益比帶來的是最痛苦的體驗,因為投資者不僅要最后的結果,而且還要過程,這個過程就是風險收益比的一種表達。

       

            他表示,規模既是私募的追求,也是最大的考驗,任何技術、任何優勢都會在足夠大的規模前面削弱或消失,不能根據自己的欲望來發展規模,也不要因為自己的業績來發展規模。(新浪財經李文航 發自杭州)

       

      WechatIMG9

       

            以下為演講實錄:

       

            施振星: 私募基金成長的挑戰。私募基金的話題,這是第二次講。早期的說法是“煩惱”,現在變成了“挑戰”。為什么說煩惱?因為開始在做這些私募基金時,你憑著一腔熱血熱情及夢想進入這個行業,以為有投資賺錢的能力就可以大展宏圖,進來后發現有很多事都需要做,多得超乎想象。就像微信上的一個段子說“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進來后發現只有東風,萬事沒有具備,這是初創者常有的感受。煩惱為什么又變成挑戰?因為當經驗累計之后,哪些第一次遇到的、外圍的問題少下去了,資產管理真正核心的問題出現了。如果煩惱可以用勤快來解決,挑戰需要的是創造力。作為從業者,我們也從一個提問者、發現問題者變成一個解決方案的提供者。今天溝通的內容,就是探討私募如何活下來,如何從小變大變強。

       

            先講五個問題,代表了五個方面的思考。坐在前面的幾位好朋友都經營得很出色,走出了自己的路徑,一會我們可以分享到他們的成功經驗,但其他人是否已經開始私募行業,有沒有成立公司?扮演什么樣的角色?進展到哪步?我不太清楚的,這些思考假設剛開始進入或者已經營了一段時間后所需要面對的問題。具體是這樣的。

       

            第一點,任何行業既有成功也有失敗,私募行業是失敗率很高的行業,我在做私募前專程去過芝加哥、紐約考察對沖基金的情況,當初想了解FOF基金業態,順便接觸到其他類型的對沖基金。大家知道芝加哥是美國商品期貨基金的大本營,那邊有很多基金管理規模在5000萬美金左右。另一種10億美金以上的,稱為“10億美金俱樂部”,數量很少。這是這個行業頭部企業的標志之一。我一直在思考為什么是這兩極。

       

            站在今天的立場上來看我們能夠發現什么?第一要思考的是誰掉隊了,因為私募基金是從2014年開始的,到今年已是3年多,橫跨4年時間,我記得最高的私募基金的總量是2萬8千多家,現在已消失大約三分之一,即30%的公司已離開了這支隊伍。

           

            我曾了解過美國對沖基金的情況,對沖基金的平均壽命是5年,能做到10年的占比為10%多一點,做到20年的只有2%。一個行業如果只能做5年,那太短暫了,我們的職業生涯應該怎么發展?如果是你自己做公司不行,那只能跟人家一起合伙,人家一起合伙時也會面臨相同的問題。所以我考慮的是誰會在經營過程中掉隊?誰能持之以恒的做下去?要做到10年、20年,它需要具備什么樣的條件?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每位從業人員需要去考慮的一個問題。雖然這個答案每人不一,但這是一個不能回避的問題,這個行業太短命了。按此推斷,5年壽命,到明年很多私募最早成立的一定會有50%左右關掉了。

       

            這是第一個問題,誰在途中掉隊?為什么你不會掉隊?如果不掉隊應該做哪些事?

       

            第二點,行業天花板在哪兒?我印象中全球只有約15000家左右的對沖基金,我國最多的時候會接近30000家,2倍于全球的總和,這合理嗎?我們可以找出很多的例子說中國是一個特殊市場,中國人的合作精神有其自身特點,所以我們有更多。市場剛剛興起,所以機會特別多,想創業的人也很多。但一個真正成熟的市場會有怎樣的天花板?所以當時我就進行簡單的估算,中國資產管理每年的增長率,按動態規模與靜態規模來看,規模也不會大于全球的體量,所以公司數量理論上也不應多于總量,意味著中國容不下30000家私募。如果大家做更深入的分析,就會擔心15000家都是困難的。

       

            第三點,活下來的私募能有多大的空間可做?到目前為止,大的公募管理規模在3000億多,大的私募1000億左右,優秀的在100億到300億間。私募能夠做到像公募一樣大嗎?做大的時候是平均長大還是像一般的“二八定律”所描繪的排名在前20%的公司能夠做大?排名在后80的一直很小,在很小的規模當中苦苦掙扎,如果你要躋身于前20%,那你應該做什么樣的布局,應該做哪些事?另外,有沒有不優先考慮規模但可以發展得很好的路徑?

       

            第四,能夠活多久?如果行業的常規特征是5年之內,一些公司由于種種原因而無法持續經營。有些可以活得很久,那我們要問,以什么樣的形態活久?基本素質是什么?要有多少人員來支撐?核心策略又是哪些?真正做事業的時候,大家會發現最考驗人的就是時間,時間是最難逾越的坎。投資稱之為“時間的玫瑰”,這朵“玫瑰”要開得好開得鮮艷,必須要有時間的洗禮,所以活得久是一個更高級的考驗。因為在這個時間過程中市場的類型會發生變化,投資者結構會發生變化,自身策略效率會發生變化,所有的東西都在變化中,很多是不能預料的。所以我們需要具備什么樣的素質?

       

            第五,私募的未來是什么?當初成立時私募就只是一個投資公司,就是一個普通的民間組織,沒有上級部門和主管部門,但后來出現了協會、加入了協會,還會區分出進一步的資質,在若干年以后會不會成為一家金融機構?前幾年有些人從公募中出來建私募,一旦有政策時又迅速地將私募變成了公募,為什么他會出來創建私募,為什么他又把自己從一個私募變成公募?私募是不是一個終極形態?作為一個業務模式是否能夠持久存在?競爭力在哪里?

       

            這幾個問題不會有唯一的答案,但作為從業者又必須給出答案。因為這些答案就是你對公司的一個定位,對行業的一個洞察力,你也代表著你所在的市場未來潛在的市場,也代表著公司的戰略和生命力。

       

            如果我們將問題想清楚,有助于創業。但真開始創業活動時,我們還是有一些問題、任務和挑戰需要去面對。

       

            我們先從誰在做私募開始聊。發起創建私募的人大致歸為三類:

            第一類,做投資的人,他本身擅長于做投資。

            第二類,做研究的人,他對市場有看法。

            第三類,做市場的人,他可以找到投資者。

           

            這三類人的比率估計為7:2:1。毫無疑問,創建私募的主要是做投資的,姑且叫他投資經理吧。投資經理有核心優勢,能夠發現機會、創造利潤,這是資產管理的本源。我個人之所以創建了這個公司,就因為我覺得這個行業很快會從分業經營進入混業經營,混業經營時我們要在金融行業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必須找到行業中最根本的東西,那就是投資管理能力,讓資產增值。因為很多人帶著這個能力進來的,于是他會遇到幾個問題。

       

            第一個轉變,克服投資至上主義。投資經理出身的人,傾向于高估投資的作用。但在創建私募時,投資只是其中的一環。私募的健康發展,有賴于其他方面的配合。所以你的是身份要從投資經理轉變為創業者,變成一個企業經營者。這個轉變,很多創業投資經理是沒有做好準備的,于是產生了種種摩擦。你只要認為是投資至上的,那你在處理公司的日常事務中一定會有所選擇,有所權衡,還可能會低估別的工作的必要性。這是第一個要克服的致命要素。

       

            另外一個就是時間管理,一開始做公司的時候以為會將百分之百的精力都花在投資事務當中,真實的狀況是你必須分配一部分精力在其他事情,這與原來創建企業的設想有所不同。所以你需要有合伙人和同事跟你一起分擔,要求你有信任能力、區分輕重緩急的能力。這對以投資為生、為核心能力的投資經理來說,這是一項從未有過的全新任務。

       

            第二個轉變,團隊化,現在進一步要求為機構化。公司初創期,投資經理,特別是做期貨出身的投資經理,習慣于一個人搞定所有的環節,在企業環境中,你就會發現同事在關注有關品種,研究部門在提交報告反對或支持你的決策,交易部門執行你下達的指令。這意味著一個人完成的任務變成了一個團隊才能完成的任務。這也是一個投資經理以前所忽略的管理問題,面對一個團隊時需要調動的資源和考慮的問題很不一樣。

       

            第三個轉變,差異化。私募基金有幾萬家,資產類別很多、投資工具很多、投資理念和策略更是異常豐富。作為企業,必須根據自己的能力和優勢,同時根據企業的發展戰略,做定位,做差異化。好的差異化,既是公司專業優勢的凝聚,又是市場上有內涵的標簽,最終成為品牌。

       

            這是私募早期的問題。 當公司逐步開始發展壯大,一些新的任務又產生了。我在這里提到了七個維度,這七個維度是一家公司私募基金開展經營時所要涉及的主要主要方面。策略、市場、運營、交易、風控、產品、研究,在公司整體戰略的指導下,全方面推進。

       

            一家私募從小私募變成大私募,從普通私募變成卓越私募,一定會在這些維度當中尋找到自己的優勢和突破。在未來已不再是一個CTA時代,而是資產管理時代。資產管理所需要的理念和技術會超越CTA的想法,建投資組合時要考慮這些問題,自身的知識結構、觀念也需要得到進化。 

       

            什么樣的私募可以發展壯大?什么樣的私募收到投資者歡迎?私募究竟有什么價值?我在這里列了四個要點。

            要點之一,累計贏利總額。到目前為止你一共為投資者賺了多少錢,越多越好。如果這項收益長期是負的,那未來非常渺茫。

            要點之二,持續盈利時間。由于投資機會并不是均勻分布,也許不一定每年都賺錢,但在較長時間中應該有盈利的表現。

            要點之三,風險收益比。有些人說我每年能夠賺20%,但如果用50%的波動去贏得的,那么這個波動就有點大了。如果大家在這個行業時間久了,就會發現風險收益比非??简炄?,投資者不僅要最后的結果,而且還要過程,這個過程就是風險收益比的一種表達。所以這些挑戰是你日日夜夜關心也是市場折磨你的問題。

            要點之四,合適管理規模。規模既是很多私募的追求,也是最大的考驗。任何技術、任何優勢在規模前面都會遇到邊界。不要根據自己的欲望來發展規模,也不要因為自己的業績來發展規模。

       

            這是我與大家交流的內容,講的并不全面,是自己的一些心得體會,不對的地方請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2018年9月6日 10:25
      日本高清不卡中文字幕视频,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免费a级毛片,免费a级毛片,国产综合亚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