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o3q3"></th>

    <strike id="jo3q3"></strike>

  • <big id="jo3q3"><em id="jo3q3"><kbd id="jo3q3"></kbd></em></big>
    <strike id="jo3q3"></strike>

  • <strike id="jo3q3"><video id="jo3q3"></video></strike>
      <big id="jo3q3"><em id="jo3q3"><kbd id="jo3q3"></kbd></em></big>
      <code id="jo3q3"></code>

      元葵資產董事長施振星:如何找到第二個騰訊?

      本文轉載自

      經濟觀察報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沈述紅 

       

            一身黑色西裝,一副無框眼鏡,雙手保持交握狀態,第一次以“冠軍”身份發言的施振星顯得很是拘謹。他語速緩慢而沉穩:“我現在忐忑不安,因為在投資領域談到冠軍是我比較忌諱的,我的職業生涯中從來沒有追求過第一,也不奢望有這樣的業績。”這是施振星在“第13屆中國(深圳)私募基金高峰論壇”演講里說的第一句話。

       

            無論他是否愿意,他所帶領的浙江元葵資產都成為了“2016--2018年三年期宏觀策略私募冠軍”得主。公司旗下的“元葵產業對沖”和“元葵產業宏觀對沖”兩只產品囊括2016-2018年三年期宏觀策略冠亞軍,旗下滿3年產品同樣位居第一。

       

            施振星將這一業績歸功于市場提供的機會,歸功于一些事件和時機、運氣。比起短期的“暴富”,他本人更欣賞的則是另一種狀態:財富的持續增長。

       

            “橡樹資本霍華德有位朋友是美國的養老基金管理人,在他這位朋友14年的管理生涯中,每年的業績都在25名到47名浮動。但令人驚訝的是,14年以后,他離休時發現業績排名是全美前4%。”施振星說,這種長期來看能取得好業績的的投資脈絡才是他所推崇的。

       

            在他看來,價值投資的方式是相對最能持有的,“我們做股票投資的時候不是買股票而是買公司,不是買他的股價而是買他的價值”。施振星指出,投資就要尋找既是增量經濟時代中的贏家,又在存量經濟時代中勝出的企業。“如果企業既能跑得快又能跑到最后是最好的,相當于找到了第二個騰訊。”

       

            他同時表示,管理人需要在資產相對比較合理的時候能拿得住。投資的最佳切入時機是在資產價格有所打折的時候,這是一種方式。第二種方式是未來企業的盈利成長性能夠跟價格之間形成預期差的時候。“當然,投資風險也要能管理好,這才能長期在資本市場立足。”

       

            如何找到好資產?

       

            施振星1993年入行,26年來,他做過PE投資公司基金經理,也曾擔任期貨公司副總經理,分管資產管理總部和香港資產管理公司,后來轉型到私募。他經歷了中國資本市場幾乎所有的周期,在他看來,中國資本市場的每個階段都有每一階段的盈利模式。如果只用一種方式操作,是走不到現在的。投資在歷史的長河中需要經受各種不同風格、不同市場因素、不同理念的考驗。

       

            “所以,20多年的投資的經驗告訴我,我們必須要有開放的胸懷,理解資本市場的前進步伐,要有進化的能力。”

       

            在長期參與股票、期貨及股權投資的管理中,他對大類資產配置、擇時,以及發現高成長公司并進行長期投資方面也有了自己的一套思路。

       

            在研究了中國上市以來漲幅超過40倍的公司后,施振星發現,好的股票背后是好的公司,而好的公司、好的資產與時代有很大關系。“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已經從貧窮落后的國家成長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量,很多行業都從沒有到現在成為了全球產能最大的行業之一。在這一過程中成長了很多公司。所以,一個好資產可能來自于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也可能來自于行業的迅速發展。”他強調,好資產更主要的是來自于企業本身把握了時代機遇,有優秀的企業家、優秀的產品以及有優秀的管理層加持。”

       

            然而,如何才能找到好資產?他解釋,投資人和投資機構要做的就是要確認這個資產有持續盈利的能力。就施振星所掌舵的浙江元葵資產而言,其尋找好資產的核心投資邏輯在于,要尋找增量經濟時代中的贏家,又在存量經濟時代中勝出的企業,也即要尋找長期優勢的主導者。

       

            他補充道,存量經濟時代企業發展的新增量,一部分來自于通過產業升級換代轉化的部分傳統增量,一部分則來自于新的增量。新經濟領域是支撐中國經濟未來希望的所在,但其投資邏輯還是回到增量時代的投資邏輯,要關注其發展速度多快、市場擴張能力和產品競爭能力如何、投資難題是什么等等。“跑得快的公司不一定是跑得到最后的公司,這也是我們的挑戰。如果既能跑得快又能跑到最后,這是最好的,相當于找到了第二個騰訊。”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點在于,投資者雖然能注意到市場上有很多優質的公司,卻拿不住,無法通過優秀的公司享受長期復利增長。“當一個資產的估值進入低點時,其在未來幾年的收益很有可能為正。今年年初、去年年底就到達了這樣的低點,但很多人錯過了。”

       

            因此,買入有安全邊際的資產就顯得尤為重要。“我們需要在資產相對比較合理的時候能拿得住。投資最好的時機是在資產價格有所打折時。還有一個好的時機,是未來企業的盈利、成長性能夠與價格之間形成預期差,形成最佳切入時機。”施振星說。

       

            巴菲特曾說,股票從短期來看是投票器,它是情緒的反映,長期來看是一個稱重機,是企業品質的反映。對此,施振星非常認同,并一致堅定不移的踐行這一理念。在他看來,價值投資的方式是相對最能持有的。“我們做股票投資不是買股票而是買公司,不是買股價而是買價值。”

       

       

      中國未來的投資邏輯

            身處每天都在發生著千變萬化的資本市場中,投資者容易因為某些短期因素而沮喪、而興奮,認為最好或最壞的機會就要來臨。施振星坦言,但這是不理智的,投資要有長期的眼光。

       

            他舉了巴菲特的例子。巴菲特在五十歲時,只有3億美金不到,但現在他有幾百億。如果他的投資不能持續那么長的時間,巴菲特或許無法取得如今的成就。由此,施振星告誡自己,既要讓自己不遭遇重大虧損,又要讓自己長壽,投資期限越長越好。

       

            就中國未來的投資方向來看,施振星認為現在中國經濟處在結構性變化的前夜,未來的投資邏輯也需要產生相應的變化。他認真分析了決定經濟發展速度和體量的七個因素(勞動力、資本、技術、制度以及三架馬車)后發現,目前,我國除了技術在低位增長往高位增長走,其他六個要素無一例外都是從高位增長往低位增長走,個別要素出現負增長。從這樣的角度來說,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會不可避免地下行,經濟將處于托底。但這也意味著中國經濟從過去四十年的增量經濟時代轉化為存量經濟時代,也是從短缺到過剩的時代,從自由競爭到壟斷、寡頭競爭的時代,從講究市場滲透率到看一個公司市場占有率的時代。

       

            “中國未來的投資邏輯應該是尋找存量時代的優秀企業以及新增量領域的企業,這些企業必須得通過這個行業中其他企業的退出來獲得自身份額的增長。很多存量行業中都會表現出不同程度的寡頭競爭局面,如果這個行業正處于寡頭競爭還沒有形成之時,未來這些行業的龍頭還會具備非常大的優勢。”

       

            以如今很多人不看好的房地產行業為例,這個行業前十名在全中國市場的占有率還是非常低的。“我認為,他們未來至少有一倍的提升空間。因此,這個行業的龍頭企業也會蒸蒸日上。”

       

            適時選擇好的資產、具備長期投資的眼光之外,施振星還格外強調風險管理的重要性。在他看來,投資風險能管理好,就意味著能長期在資本市場立足。投資市場不缺明星而缺壽星,這其中原因在于,基金管理人往往在漫長的投資歲月中掉入各種各樣的投資陷井,因此,風險管控必不可少。

       

            浙江元葵資產有一個特殊的風險管理制度,叫做風險預算管理,即每個投資的項目都規定損失金額,這個損失的金額相當于市場的合理估值區間,或者去投資它的邏輯衡量基準點,施振星以此來管理資金。“為什么我強調控制損失的重要性,是因為我們賺的是復利,要盡可能要少虧損,只有這樣,才能讓資產長期處于盈利狀態。”

       

            施振星介紹,在2015年到2018年的幾波市場下跌中,不管市場風險有多大,他都會堅持對損失加以管理。“不過,當市場出現政策性風險時,我們虧損會大一點,因為我們交易的主要依據為市場主邏輯以及基本面方向,而不是政策驅動。因此,我們對非市場化的驅動因素的應對不會那么充分。”

       

      2019年3月22日 11:35
      日本高清不卡中文字幕视频,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一区香蕉,免费a级毛片,免费a级毛片,国产综合亚洲区